1. 尚淘福首页
  2. 电商经验

沉寂已久的百度,这次能重拾昔日的BAT荣光?

1月11日,百度官微宣布将正式组建一家智能汽车公司。

沉寂已久的百度,这次能重拾昔日的BAT荣光?

沉寂已久的百度,这次能重拾昔日的BAT荣光?

往事不要再提

与每次百度的相关资讯出来时一样,一些网友仍旧不忘将这家互联网巨头的历史性“槽点”,与其最新动态资讯进行糅合,发挥各自的机智和幽默。

然而,加入盲目吐槽的队列,或者过于沉迷于阅读这些泛着浓浓情绪味的吐槽言论,并不能扩展和提升我们对一家公司及其做的事情的认知角度和深度。

沉寂已久的百度,这次能重拾昔日的BAT荣光?

这份详细的百度官方声明有两个核心信息值得重视:

1、百度这次组建智能汽车公司,并不是出钱做幕后操盘手那么简单,而是真的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

2、百度布局智能汽车赛道,不是又一个疯狂圈快钱的资本投资故事,其在汽车智能化领域已经8年的积累;

在一般人的记忆中,对百度比较熟悉的大概就是两件事:搜索引擎baidu.com和百度系的APP;至于百度把这两件事做得如何,许多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里无需赘述。

不过在值得我们发问的是:为什么这次百度选择的突破口是造智能汽车?

沉寂已久的百度,这次能重拾昔日的BAT荣光?

为什么是智能汽车?

一、客观:需要业务延伸

其实,百度可不是这两天才开始立志做智能汽车的。

早在2017年,相对成熟的百度Apollo便已面世,聚焦于向自动驾驶领域的合作伙伴提供软件平台。不过或许是因为近些年百度的声誉缘故?尽管在互联网巨头中最早布局自动驾驶领域,且拥有国内最牛(据说)的技术,百度却仍未如预期般迎来一片喝彩。

我们知道,实验室内任何一项具有突破性的技术,必须找到能够承载它的商用场景,这项技术的迭代才可持续。百度此番布局智能汽车制造,正是给此前做Apollo的过程中积累的各项技术寻找商用场景。

“……百度将人工智能、Apollo自动驾驶、小度车载、百度地图等核心技术全面赋能汽车公司……”

“百度重装组建汽车公司,既是人工智能技术的最佳实践,也是在智能出行领域的重要战略布局。”

官宣声明中的上述措辞也可印证这一点。

因此,百度此次官宣组建智能汽车公司,不是公关噱头,也不是拍脑袋决策,而是基于其业务延伸的客观需要。

二、主观:需要自我证明

从这几年新媒体「标题党」推文中,「BAT」的说法已经基本销声匿迹,也可以看到这三家互联网巨头发生的某些变化——当然,「大马」和「小马」还是奔腾依旧,唯独李彦宏身上的高光似乎已经消退很久。

因此,从这个角度看,百度和李彦宏都极其需要某种自我证明。

所以不奇怪,当2018年百度Apollo处在占领风口的历史机遇期时,李彦宏颇有「风骨」地说“营收和利润是其次”。言外之意,赚钱是其次的,一向遭遇唱衰的百度需要自我证明。

也不奇怪,当2020年百度已经在自动驾驶领域忙活了7年仍未赚钱时,百度副总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表示“那我们就再接着做上7年”。换句话说,不在智能汽车这个新赛道跑赢对手,实现自我逆袭,百度誓不罢休。

从另一个方面也能看出百度对智能汽车寄予厚望。在去年的百度Q3财报电话会上,CFO余正钧谈及需要重新调整认识百度的视角时,将自动驾驶这一引领行业的前沿业务作为百度三大增长引擎之一。

对于百度亟需证明自我的心愿,现实似乎给出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回馈。

1月8日,外媒刚传出百度将入场智能汽车制造的消息时,其股价闻声暴涨15.57%,市值一度达到819亿美元。相信百度应该偷笑了好几天,毕竟从大前年8月以来,其市值还从未窜到这个数字,一夜飙升了110亿美元!

那么,百度就要这样顺着智能汽车的赛道跑出一个全新的「自我」了吗?

沉寂已久的百度,这次能重拾昔日的BAT荣光?

这次能否如愿逆袭?

从根本上看,一个人能否逆袭达成某一目标,取决于两方面的因素:自己的实力和同期竞争对手的实力。

对于一家公司的逆袭来说,道理同样如此——自己是否能打和竞争对手的强弱,同样重要。

而不妙的事情就发生在这里,先不说那个天天嚷嚷着要去火星,最近又高调宣布退出推特、脸书的美国大叔这样的劲敌,光是国内,盯着智能汽车这块给人无限遐想空间的蛋糕的企业和大佬,就不在少数。

阿里,腾讯,华为;传统汽车业巨鳄,互联网新贵,「跨界中老年」……

这上面哪一个能真正笑容满面地将整个市场蛋糕拱手相让于百度?

这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再从百度自身角度来看,其能否将一家智能汽车公司经营好也是存疑的。业界早已有一种观点,百度从BAT掉队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其公司治理方面出现了问题。

另外,我们知道,汽车工业已经走过了100多年的历史,是一个典型的传统行业。而新兴的互联网行业,也就是近二三十年的事情。因此,整个汽车行业要实现深层次的数字化转型,其与互联网公司之间的合作将不可避免地遇到企业层面的「culture shock(文化冲突)」。

一方面,互联网公司的工程师是不用去关注实物性的设备状况的,而传统制造业的工程师则都相对保守,习惯了在确保足够安全的前提下作业。

另一方面,汽车制造公司的业务链条管理十分复杂,而这正是互联网公司所陌生和不擅长的。在造车企业新贵中,我们已经领略了不少互联网公司在“造车之战”中败北的教训。

上述都是百度设立智能汽车公司将会面临的挑战。

我们这里倒不是以恶意去揣测百度的前途,平心而论:

百度要如愿逆袭,还有巨大的挑战,这也值得市场的关注和期待。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iyuyan.com/7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