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尚淘福首页
  2. 电商经验

莆田一小学和鞋厂疫情呈现交集,已形成小学和鞋厂两条传播链

据福建省卫健委9月13日通报,自9月10日以来,福建省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43例,目前住院43例(厦门市1例、泉州市7例、莆田市35例),无死亡病例;现有本土无症状感染者尚在接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32例(莆田市32例)。

据九派新闻记者梳理官方公布的流调数据发现,至少已有18名小学生感染新冠病毒。学校成了此次疫情的传播中心,未接种疫苗的小学生成为了高危群体。此外,莆田仙游县某鞋厂也成为另一条传播链,该鞋厂至少已有12人感染新冠病毒,涉及莆田市与泉州市两地。

学校成此次疫情的传播中心

根据莆田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在9月10日晚间的通报,2021年9月10日,福建莆田市在对仙游县枫亭镇一小学在校学生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时,发现2名学生(为亲兄弟)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立即扩大核酸采样又发现4人(1名学生和3名家长)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

随后相关组织迅速开始对疫情溯源,据仙游县卫健局微信公众号消息,经专家研判,仙游疫情源头疑似为其中1名学生家长林某杰。

根据官方公布的流调数据可以发现,他于8月4日回国,经过集中隔离,在8月26日正式解除隔离。据莆田市教育局消息,莆田市学校开学时间安排为2021年8月30日开学,9月1日正式上课。

由此可知,在林某杰解除隔离回家6天后,其家庭成员林某发在9月1日正式开学上课,到9月10日报告首例新冠阳性时,林某发已经开学上课10天,在这期间,病毒可能已经在学校隐匿传播开来。

这一事实在官方公布的流调信息中也得到了印证。莆田卫健委9月12日的疫情情况通报中,有15名铺头小学学生的信息,其中10名是无症状感染者,5名学生为确诊患者。这15名铺头小学学生年龄从9岁到12岁都有,也就是说新冠病毒已经在该校多个年级传播开来。

疫情发生2天后,据莆田市人民政府9月13日消息,市教育局发出《关于全市学校暂停线下教学改为线上教学工作的通知》,全市中小学、幼儿园暂停线下教学,改为线上教学。

未接种疫苗的小学生是高危人群

国家卫健委公布的《关于做好儿童和孕产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指出,儿童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易感人群。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在接受《环球时报》的采访时表示,因为儿童和青少年没有接种疫苗,所以这一人群是最容易感染的人群。

学校作为人员密集型场所,人员聚集,加之缺少疫苗的防护,容易成为病毒传播的温床。

此前,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德尔塔”变异毒株的传播中,主要的、重症的病人多为老年人,同时也有孩子。因此,这两组人群应加强接种。

今年6月,国家卫健委疾控局二级巡视员崔钢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已经批准3至17岁人群可以开展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的紧急使用。

此外,从7月起,国内已经有一些城市陆续开放青少年新冠疫苗接种。例如北京市、安徽宿州市、合肥市、湖北荆州市、广东广州市、云南多地,大多数地区青少年接种人群年龄多为15至17岁。

据健康时报报道,莆田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莆田市正在加紧推进12岁以上人员的疫苗接种工作,下一步会继续扩大疫苗接种人群,“一定会逐渐覆盖12岁以下人群,但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莆田市教育局9月11日发布通知指出,各地各学校要加大12-14周岁学生第二剂疫苗接种工作力度,提高接种覆盖率。9月15日前,全面完成教职员工和12-17周岁学生疫苗接种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莆田是在仙游县对开学后的在校学生例行开展每半个月10%核酸适时抽检时首次发现核酸阳性病例。因此“每半个月对10%的师生,进行核酸适时抽检”是否值得推广,值得考虑。

入境38天才首次确诊

此次莆田疫情中,被暂时认为是零号病例的林某杰,历经9次核酸检测阴性、1次血清检测阴性,入境38天后,才首次确诊。

根据官方通报,林某某于8月4日乘坐厦门航空MF852航班自新加坡从厦门机场入境,在厦门进行集中隔离14天后,于8月19日点对点转运至仙游县集中隔离点继续集中隔离。根据福建省的疫情防控办法,林某某在完成14+7天的集中隔离之后,于8月26日开始实行7天的居家健康监测,而也就是在这时,林某某才开始向家人传播。

从8月26日到9月10日疫情在其子的学校被发现,这意味着病毒可能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肆意传播了15天。

不久前的扬州疫情也是如此,扬州第一例感染者毛某宁,实际上是南京疫情同期的感染者。7月10日,南京就有了第一例感染者,但此次感染直到10天以后的7月20号机场定期核酸检测中,才被排查出来。

而毛某宁已经离开已经采取封控管理措施的南京居住地,坐上了从南京市江宁区大学城开往扬州的大巴。

虽然扬州自7月21日就发布通告,开始排查有南京禄口机场接触史的来扬人员,但1号确诊病例毛某宁并不是在排查的过程中被发现的,而是7月27日自行前往扬州友好医院门诊就诊时被检查出的核酸阳性。在确诊前,毛某宁打牌、买药、用餐、购物,在扬州市各地活动。

晚发现的后果和德尔塔的超强传播力充分体现在现有确诊病例的流调中。在已公布的308例病例中,毛某宁传播链上的确诊病人有147例,仅仅是毛某宁的直接密接就高达98例。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英文)》6月29日发布了对5月份广州的德尔塔毒株传播速度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德尔塔毒株的平均潜伏期仅4.4天,最高10天就能产生5代传播。

这也意味着,如果真的从8月26日开始隐秘传播,至9月10日的两周内,也至少传播了3-4代了。

国家卫健委赴福建专家组表示,后续在社区、学校、工厂等人群中继续发现病例的可能性高,疫情存在外溢的风险。

“侨乡”莆田的难处

据国家卫健委赴福建专家组消息,目前莆田枫亭镇已形成了2个疫情集中传播点:最早发现病例的小学和莆田仙游县某鞋厂。

九派新闻记者梳理官方公布的最新流调信息发现,该鞋厂至少已有12人感染新冠病毒,涉及莆田市与泉州市两地。

莆田位于海上“丝绸之路”上,是有名的侨乡。据莆田市政府官网,莆商实力雄厚,在全国及旅外经商从业的乡亲有220万人,其中海外侨胞150万人,分布在85个国家和地区。

莆田市位于福建中部沿海,全市海岸线长443公里,海岸线较长;瑞丽位于我国西南边陲,近170公里边境线,边境线较长。

除了正常进入境按照防疫政策接受核酸检测和隔离人员,还有非法入境的疫情防控的“漏网之鱼”。2020年疫情期间,就曾出现过3名境外人员偷越国(边)境到莆田鞋材厂打工,受重罚的案例。

在国外疫情不受控制的情况下,与国外来往频繁的莆田与瑞丽的防控压力就尤其突出,疫情形势严峻复杂,要在这种情况下控制住疫情,变得尤为困难。

武汉晨报记者 李杨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iyuyan.com/11916.html